知笑解歌

各圈瞎转的小透明 谁知道我下一个会喜欢什么

带感

999咸鱼:

给大家安利一下TNT的新剧Will(青年莎士比亚)
虽然我知道Will迟早会和Marlowe亲上,但是第二集就亲得这么猝不及防
当然主要还是Marlowe(应该)是个基佬……

阿炫_咸鱼中:

群里本来是想做画图接龙活动搞事情,没想到今天正好赶上了猴哥生日
单独把我的发出来顺便祝猴哥生快´_>`
其它参与者作品可在我微博看到

局/TRAP (哈德,第127-128章)

恭喜完结

singsing:

第127章  思念之人  


 


马尔福家的早晨并不太平,如以往一样吵吵闹闹,因为德拉科吃过早餐后得去找霍顿,哈利为此跟他大吵了一架,吵着吵着两人都离开了家,卢修斯得去部里打听进展动向,部里派了非常多的人手去处理跟巫师有来往的贵族,卢修斯就怕谁跟自己家有不清不楚的关系,如今儿子忙着三角恋,也只能由他这个老父亲出马处理了。


很快,餐厅里只剩下还在慢吞吞喝汤的斯考皮和纳西莎了。纳西莎喝着茶,时不时瞧一眼孙子,她得打发走斯考皮,解决掉年轻德拉科肚子里正在筑成肉体的生命,只要儿子肚子里没有那东西,他的执念就不会那么深,以后更不会发生绑架事件导致德拉科为了保护斯考皮而去跟同盟和boss做交易。


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破除诅咒的办法!


斯考皮慢条斯理地吃了老半天总算放下了勺子,接过丹迪叼过来的滑板车,往花园骑去。纳西莎趁机连忙赶去年轻德拉科的房间,掀开被子露出光洁滑润的肚皮,拿着魔杖的手有些微颤,深呼吸了好几次才让自己镇定下来,魔杖抵在肚脐眼上,全神贯注,默念魔咒。


魔杖尖还没发出光芒,握魔杖的手突然传来灼痛感,魔杖脱手,纳西莎大惊,慌张地朝着门口看去,只见中年哈利和德拉科出现在门口,简直不敢相信眼睛所见。


斯考皮站在两人身后,似笑非笑。


“妈妈!你这是干什么?”德拉科抢先一步快步奔过去挡在母亲面前。


“我,只是,检查一下看看恢复得怎样了。”纳西莎慌张得不敢看儿子,背过身去,双手微颤扶在窗户边上,她没想到两人刚出门才半个钟就回来了。


“你明明……”


哈利拦住他不让他说下去,挡在前面。


“纳西莎,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也许事情没你想得那么糟,总会有办法解决的。”哈利说道。


“但什么都没改变不是吗?”纳西莎听他这么一说一时没控制住情绪转过身愤怒地瞪着他。“都是你的错,当年好好跟韦斯莱的女孩结婚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吗?非得闹情绪要退婚,退婚就退婚啊,还学人家改性取向,跟德拉科好上也就算了,可你自私自利永远只想着自己,从来不在乎德拉科正在承受什么!结婚有那么难吗?既然不愿意结婚为什么还要招惹我儿子?”


“对不起!”哈利被呛了一脸,无力反驳。


“妈妈,你都扯到哪儿去了,难道不应该解释一下……”


“你给我闭嘴!”纳西莎一声斥责下来让儿子噤了声,“为什么你从来不肯乖乖听话呢?当年你要是放弃哈利直接跟我们移民不就没那么多事了?你非得厚着脸皮去贴冷板凳,他都跟你分手了你还赖在英国做什么?以为他总有一天会回头吗?现在他回头有用吗?你不爱他了不是吗?他让年轻的德拉科爱上他,德拉科回到过去后还不是一样会像你曾经那样去贴冷板凳?一直循环在历史的漩涡里有意义吗?你告诉我!”


 纳西莎积累多年的怒火瞬间爆发,身体变成了一座活火山,火焰从被肋骨包围的胸腔处几乎要挤破所有通道般窜出身体,烧得她满脸通红,瑟瑟发抖。


她说出了德拉科一直以来不敢不敢承认心声,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绝望他不是不知道,早年的时候自信心爆棚,为了建造一个完美的家,行事武断,态度也是咄咄逼人,理所当然地享受着哈利的宠爱,当感情逐渐变质时,他也没意识到自己哪儿不对,一味地把责任推卸到家族诅咒上,一边独自承担孩子带来的负担,一边要求哈利无偿对他付出感情。


即便哈利要离开自己,德拉科也依旧相信着哈利离不开他,相信哈利总有一天会回到自己身边来,可两人从来不曾敞开的心渐行渐远,共同话题也越来越少,争执和防备却越来越多。


如德拉科所愿的那样,哈利确实一直以来都离不开他,然而,他却先厌烦了这场自己一手建立起来的捉迷藏游戏,并为之付出残忍的代价。


也许,自己19岁那年脑袋受伤的时候也是像床上那位那样,安详地睡着,一无所知地做着梦的时候,身边也发生过这样的争吵,之后呢?妈妈妥协了吗?按照原定的那样把他送回过去了吗?


可是啊,历史什么都没变过不是吗?!


“都别吵了!我会负起责任来,亲自送他回家,不完成剿灭计划绝不回来。”哈利打断母子之间的争执下了狠话。


“不,是我带过来的,我自己送回去。”德拉科慌了,他不愿意接受想象中可能会发生的悲剧。


“让我去!你别把什么都揽在自己身上,偶尔也得分担一些给我不是吗?你做得够多了,剩下的交给我。”哈利心意已决,根本不给商量的余地。


“你总是这样……”德拉科气得脸都红了,一口气堵在喉咙里,把他想要爆发的想法都噎在了喉咙上。


“你不也是吗?我们都一样……所以才总是合不来。”哈利淡然一笑,轻轻捧起他鼓起的双腮,揉乱了他生气的表情。


“你没必要这么做。”


德拉科颤动的眼珠让哈利的的念头更加稳固了,他下了决心要这么做,自己发过誓要保护他,说道就会做到,绝不会再让他经历一次那种被诅咒操纵的人生。


“告诉我,其实你跟霍顿在一起是为了跟我赌气是吗?”哈利问道。


“我不知道!”德拉科转移视线,犹豫着有些茫然。


“你知道的!”哈利紧紧地抱着他。


看着儿子和哈利你情我浓的举动,居然就这么把她遗忘在一边,纳西莎气得浑身发抖。


“够了,哪儿用得着那么麻烦,直接杀掉不是更好?德拉科没有了威胁他的筹码就不会重演历史!”纳西莎挥舞魔杖分开了两人。


哈利挡在纳西莎面前,中年德拉科则跑过去抱住儿子,就怕他生气造成魔法失控。纳西莎不清楚斯考皮的性情和真正的力量,再这样刺激斯考皮,就怕斯考皮会爆发。


“妈妈,这件事我会解决!以后别再动这种念头了!”


“你会解决?呵,怎么解决?这些年来你解决什么了吗?除了一昧的为了那孩子走歪路之外你还干过什么好事吗?那孩子就是个祸害,是迷惑了你的心的诅咒,我知道这孩子有特殊的力量,德拉科,你一定是被他用魔法迷住了对吗?”纳西莎此刻的神情非常不对劲,似疯似癫。


“纳西莎,别再乱说话了,不然我没办法再尊重您了!”哈利一边注意斯考皮一直不为所动面无表情的脸,一边留意纳西莎的变化。她是铁了心要杀死儿子肚子里的生命了。


“他魔化了,已经不是巫师了,用魔法制造出来的生命本来就不该存在的,这要是被魔法部知道了,不用我动手,他们就会派人追杀过来,到时候你要怎么护着他?他会毁了我们家,德拉科,听妈妈的话……”纳西莎想往儿子哪儿去,哈利只得给她用个定身咒,纳西莎没心思去训斥哈利,不停地祈求儿子。


“没有人会发现的,斯考皮会听我的话不会绝不会乱用魔法。”德拉科心意已决,根本没有把母亲的胡言乱语放在心上。


这样下去根本不是办法,哈利看向床上睡得安详地年轻德拉科,把他半抱了起来,用魔法召来了钟摆。


钟摆只剩下最后一次来回的机会了,他必须好好利用。


“都别争了,我会负起责任来。”说罢拿出钟摆。


既然决定了,那就事不宜迟马上行动,免得德拉科一会反悔做出些傻事来。他是独子,还有儿子和年迈的父母要照顾,不像自己这样,儿子不喜,爱人不爱,又是孤儿一个,随时都能豁出去。


哈利看着小儿子,希望他能说点什么,斯考皮冷冷地看着他,哈利无奈地笑笑,果然斯考皮还是讨厌他。


哈利用魔杖启动钟摆,一个巨大的圆形机器出现,哈利抱起年轻的德拉科,深深地看了眼马尔福父子。


斯考皮想着要不要跟过去查看哈利能否顺利,可又怕钟摆出问题,回不来父亲身边,转头看了眼忧心忡忡的父亲,心里不舍,还是没能迈出那一步。


德拉科欲言又止,他的心很乱根本理不清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


“我爱你!”哈利淡淡一笑果断踏出一步,头也不回地跳进机器里。


“哈利!”德拉科失控大喊,一脸悔意,慌慌张张地冲向圆形机器,被斯考皮用定身咒定住。


德拉科眼睁睁地望着机器消失在眼前,绝望的眼睛里,落下了悔恨的泪水!


从那一天起,德拉科除去不断上庭下庭的审判,德拉科再未离开家门一步,马尔福夫妻为儿子多次在国际交流司奔波,国际交流司以资料不全为由不盖章,从此往后周而复始过了一年,这一年里,被重新冠上英雄称号的哈利波特却再也没出现过。


今天是霍顿留在英国的最后一天,因为他的贡献,赫敏以部长的名义为他的罪名从轻处理,把他驱逐出境,并托了关系为他在国外办理了新的合法身份,原本这是一年前就跟德拉科商量好的,遗憾的是,德拉科的资料始终不过审。


其实从一年前开始,霍顿就知道德拉科是不会回到他身边了,他们之间最终有缘无分。


临行前,霍顿去看望很久不见的德拉科,为他引路的小精灵说主人这会正在花园劳作。


“白玫瑰开得真不错,最近又种了什么新品种?”霍顿走进花房,扑鼻而来的清香使他神清气爽,大片雪白的玫瑰开得绚烂,模样真是娇俏极了。


 德拉科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把汗,双手扶在锄头上微笑着看着来人,身上劳作穿的沙色麻布上到处都是泥巴,看来应该是忙碌了一早上了。


 “萝卜!”


 “萝卜?你这口味变得真快。”霍顿一点也不意外,德拉科刚开始迷上种植的时候还在种树,一会改变主意去种药,一会又去种花,这会倒是开始种菜了。


他总是一刻也不肯停歇下来。


“穿得这么整齐,是要出远门了吗?”


“没错,通往欧洲大陆的列车,就在一个小时以后。以后,可能很难见面了。”霍顿说道。


“记得给我地址,不然我没办法给你写信。”


“当然,记得给我寄一些你种的花,或者是菜!”


“你不嫌弃的话。”德拉科用魔法摘了几朵白玫瑰递给他。“送给你,一路顺风。”


“谢谢!”霍顿接过花笑着拥抱了多年的老朋友,曾经的短暂交往的恋人,那是他人生中最最好的时刻。


“德拉科,”霍顿认真的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心里顿时酸得难以言喻。“如果你愿意我留下来……”


“一路顺风,霍顿!”德拉科温和的笑容如同白玫瑰般淡雅迷人。


“波特不在了!”


“一路顺风,霍顿!”德拉科像是没听见一样,面不改色,笑容温柔得刺眼。


霍顿知道事到如今说什么也没用,做了个告别的贴面礼后,拽紧了手里的白玫瑰依依不舍地三步一回头,最终,消失在在马尔福家里。


“爸爸,还需要种多少白萝卜?”斯考皮穿着小号的劳作服,手里拿着装着秧苗的篮子,忍住烧掉篮子的冲动从花房外走了进来。


 “我们来种胡萝卜!”德拉科拔掉地里忙活了一早上的秧苗,被白白糟蹋掉的秧苗恹恹地被扔到一边,最后,一把火把无辜的秧苗烧得一干二净,刺鼻的臭味钻进鼻腔里,斯考皮抹了把鼻子,咬了咬唇,听话地去订购胡萝卜的秧苗。


走出花房后回头看了眼在地里忙碌的父亲,花房的门口还放着被玩腻了遗弃很久的麻瓜脚踏车,再次摸了摸难受的鼻子,把篮子扔到一边消失在原地。


 


 


 


 


 


 


 


 


第128章  终章 


 


尽管哈利对钟摆的不稳定有一些心理准备,然而真正碰上问题后,他还是非常郁闷的,按照计划哈利得把人送回2000年1月10号,时间却直接跳到了14号,导致了出现长达4天空白期的结果。


哈利把人放在床上躺好,盖好被子,床头柜上有个迷你日历,14号被画了个大圈,这天是毕业考试的日子,德拉科终究还是错过了。


“别担心,我保证过的,绝对会负起责任来。”哈利亲吻他的额头,接着是鼻尖,再到嘴唇,每一吻都是恋恋不舍。“等我回来!”


在先杀死蔓莉莎还是蒙巴顿之间,哈利选择了威廉蒙巴顿,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多番打听才找到正和情妇醉生梦死的男人,制造了心脏病发作的意外后悄然离去。


前往蔓莉莎城堡,才刚走近花园,一股危机感袭来,哈利下意识地把钟摆扔了出去,钟摆瞬间爆炸,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这爆炸竟然比之前的威力强劲许多竟然会制造出一个强大吸力的漩涡,把他吸了进去,哈利瞬间失去了意识。


脸上突然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感,哈利猛地睁开眼睛,从草地上一跃而起。


“斯考皮?你怎么在这里?”哈利惊讶地看着眼前穿着牛仔背带裤的儿子,既茫然又生气。“钟摆刚才好像爆炸了,我被吸进了一个漩涡里原本应该是昏迷了的,你干了什么?”


“你应该感谢我,是我调整了时间在你被吸进去之前先毁掉了钟摆。”斯考皮臭着一张脸说道。


“你,你是不是长大了一些?”哈利摸摸他的脑袋,好像是长高了一些。


“就肉体年龄来说,我11岁了!”斯考皮说道。


“11岁?”哈利惊讶得瞪大了眼睛,转眼间他都11岁了?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你回到过去后都干了什么?”斯考皮没有回答他,而是问了个问题。


哈利从草地上站起来,拍掉身上的草屑,一五一十地把回到过去后的事情都告诉斯考皮,并确信现在的时间依旧是2000年1月10号。


“你确信威廉蒙巴顿真的死了吗?”斯考皮问道。


“当然,我以我的职业起誓,绝不会认错。”哈利觉得这孩子话里有话,难道他没死?


“但他活过来了,被霍顿用魔法救活的。”


“我应该先杀了他!”哈利一听那个名字气得牙痒痒,那家伙就会坏他的事。


“原本,你应该被时间漩涡吸到未知世界去的,我刚赶过来的时候没能阻止,只好换了个时间重来一次把你救了下来。”斯考皮说道。


“棒极了,好孩子,我们先去杀死蔓莉莎,然后再收拾掉该死的蒙巴顿。”他所指的蒙巴顿当然包括讨厌的人。


“不,我要你回去!”


“又在说胡话了,我得先把蔓莉莎给解决掉。”哈利说道。


“说胡话的是你,你以为为什么没能杀死威廉?是因为你的魔力被削弱了,最后一次穿越需要消耗的魔力过大,钟摆几乎吸收了你三分之二的力量,魔力吸收过多撑不住才导致爆炸,你以为仅靠你三分之一的魔力能杀死蔓莉莎吗?”斯考皮讨厌仰头跟巨人一样的家伙说话,把自己浮了起来与他平视。


哈利不相信他的说辞,挥舞魔杖放出刀砍咒,然而,刀砍咒只砍掉了大理石喷水池的一个角。


“怎么会?”哈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遍又一遍地放出刀砍咒,结果都是一样。难道他只能夹着尾巴灰溜溜地回到未来吗?要他眼睁睁看着年轻的德拉科重启历史,他做不到。


“回去吧,哈利,你不在这3年,爸爸每天正事不干就干农活,这会种花,下一秒就要全部烧掉重新种菜种瓜,我不喜欢他这样。”斯考皮冷漠的脸这才动容,卸掉大人的伪装,稚嫩的脸上写满了难过。


原来在他的‘死’对德拉科而言影响力这么大,哈利既高兴又悲凉。


“我要是回去了,年轻的德拉科怎么办?”哈利心想斯考皮既然有办法来到过去肯定有办法回到未来,只是,答应过的事情不完成,他怎么有脸回去?可是现在他的力量只剩下原来的三分之一,距离恢复还需要非常漫长的一段时间,现在根本什么都做不了,在过去呆的时间越长,他的魔力会越低,最后可能还会枯竭至死。


“你只管负责让爸爸高兴起来就好,剩下的我来。”斯考皮哼了哼,傲慢十足。


“你要是也像我一样遇上麻烦呢?我运气好还能等到你来救我,可你呢?谁来救你?”


“你怎么废话那么多,叫你回去就回去,我浪费的魔力太多了,现存的力量有限,一次只能传送一个人。”斯考皮急了眼,忍不住撒泼了。


“我没办法丢下你们任何一个人,只能你自己回去,我会去找金丝莱,给他提个醒。”哈利伸手把他揽在怀里。


斯考皮并不挣扎,抱着胸噘嘴瞪着他。


“不管你怎么做历史都不会改变。”


“至少我试过,才能死得舒服些,帮我跟他说声对不起。”


“要说你自己去说,对不起他的人是你又不是我,你口口声声说爱他,可你却要离开他去做无谓的牺牲,让他一辈子活在悔恨中,你怎么能这么自私?难道你就不能为了他更加珍惜自己一些,不牵挂吗?”斯考皮直接甩了他一巴掌,这巴掌打肿了他的脸。


火辣辣的痛楚痛得哈利在心里暗暗叫唤。


“可我一样狠不下心来让你一个人留在着未知的世界,生死难测。你不也一样自私不牵挂吗?”


斯考皮苍白的嘴唇被他气得颤抖不止。


“少瞧不起人了。”


抓住哈利的脑袋,直接发动魔法把人传送离开,哈利根本没有阻止的余力,身体消失在原地。


哈利被镜子传送到了花房门口,他茫然地愣了好几秒才冲进花房了,大呼心爱之人的名字。


德拉科看见了哈利眼眶顿时湿润了,连忙扔下锄头张开手臂冲进他的怀抱里,他们互诉着相思之苦却谁也没有提过一个本该出现的名字。仿佛那本就不存在一样。


斯考皮看着破败的城堡挥挥手,城堡随即燃起熊熊烈火,仿佛来自地狱的红火烈焰灼烧着城堡里的每一个角落,模糊的惨叫声很快被风吹散,短短一个小时内,曾经宏伟壮观的城堡被烧得一干二净,只剩下漆黑的残砖断壁,


确信蔓莉莎的灵体已经消失,斯考皮幻影移形去了年轻德拉科的单身公寓,找到熟睡中的年轻德拉科,趴在他身上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哭过劲了,缓过了气才抹掉眼泪。


“这三年来,我试过很多办法,改变了很多结局,可是没有一个结局能让我满意的,我只能一遍又一遍地试,我答应过绝不会再做让你失望难过的事情的,只要我不在了,你不记得有过我,就不会再因为我的事情难过了,谢谢你爱我。”斯考皮把手按在他的小腹部上,这里,有一个生命,一个仅仅因为承认了爱而应验的诅咒。


你的痛苦由我开始,也该由我来结束。


……


叮铃铃地一声响,把他从睡梦中惊醒,拿过闹钟一看,早上7点,今天是考试的日子,准备了那么久是时候上战场奋战了,今天务必拿个好成绩,只有最优秀的毕业生才有资格在圣芒戈最德高望重的治疗师老里昂手下实习。


伪装成圣芒戈医院的麻瓜店铺附近有一家咖啡店,德拉科习惯每天早上在那儿买一杯咖啡,那味道还没有小精灵磨的好喝,但是在那儿经常能碰到哈利,如果约个会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如常排队买咖啡,德拉科被叫了名字,回头一看,是哈利波特。


“真巧!”德拉科笑道。


“可不是吗?听说你们今天有考试?加油!”他今天看上去精神有些萎靡,身上隐隐有股酒味。


如果猜得没错,哈利应该是宿醉了。


“怎么回事?你的未婚妻把你压榨成这样了?”德拉科问帅哥店员点了一杯拿铁,店员真的太帅了,他忍不住跟店员眉来眼去了几秒。


“别提了,我们黄了。”哈利邹了邹眉,早就听说马尔福喜欢男人,居然是真的。


“黄了?”德拉科一听也顾不上跟店员眉来眼去了,惊讶得猛地回转身,结果动作太大咖啡没拿稳全给泼到哈利身上。


“这回更黄了!”哈利拉起黏糊糊的衬衫,瞧见那黄褐色的污迹一阵无语。


“对不起,我马上给你换过。”德拉科内疚极了,把剩下的咖啡扔进垃圾桶,拉着哈利就离开,钻进一条无人的巷子里,带他回去自己的公寓。


“额,你把衣服脱下来吧,我让小精灵给你清理干净,我先找件衣服给你穿。”德拉科钻进更衣室找了件新的衬衫和外套。


转头就看见赤裸着上身的哈利波特倚靠在门边,不得不说那几块腹肌真的长得漂亮极了,诱惑力十足。


德拉科一见那副好身材忍不住眉毛高挑吹了个轻浮的口哨,把衣服递给他。


“我有理由怀疑你是故意的。”哈利也不避嫌,穿上衬衫,衬衫是按照德拉科的瘦削修长的身材做的,穿在他身上倒显得挤了,只好用魔法变得更大一些。


“你可以这么想。”德拉科舔舔嘴唇故意跟他调情,十分不舍那犹如昙花一现的风光,他突然非常想挑战哈利波特的极限,看哈利能忍受他到什么程度。


 圣人波特会一笑而过呢?还是心里厌恶直接离开呢?


 哈利知道他在想什么,勾起嘴角,恶意一笑,一手拽住他的手臂越过脑袋压在墙上,一手勾起他的下巴。


“我刚恢复单身,而且,我一直特别好奇男人跟男人究竟会如何擦出火花来,可以让我试试吗?”


明明是询问句,态度却十分强硬,德拉科一时也看不透他究竟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别开玩笑了,哈利,你是直的。”


“直还是弯都无所谓,我高兴就行!这是我的自由!”哈利拉住他的手放在自己结实的腹肌上。“喜欢吗?”


“你醉了!”德拉科摸着硬实的肌肉,小心翼翼地触着,他还没摸过这么结实的。


“我觉得再清醒不过了。”哈利倾身向前吻住那片薄唇,轻咬深吮。 


既然哈利主动,德拉科当然没有拒绝的意思了,他肖想这幅躯体很久了,此时机会来了又怎么会错过?


距离他们两米远的穿衣镜上一个穿着背带牛仔裤的孩子远远的看着他们,露出满意的微笑,接着,他身体慢慢变得透明直到变成了银色的灵体,只剩下灵魂的他被千千万万面形状各异的镜子包围着,每一面镜子里都是一个浮华世界。


他愉快地在镜子群里转来转去跳着舞,这是他的世界,只属于他的地盘也是唯一的归宿,最后,他消失在布满千千万万面镜子的谁也不知道的神秘空间里。


 


 


——The End——


 


 


PS,故事到这里了就结束了,正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斯考皮是应诅咒而生,也该由他来解除诅咒,他兑现了对爸爸的承诺,绝不会让他伤心难过,只有让自己消失让爸爸忘记掉他的存在,德拉科才不会伤心难过,其实斯考皮之所有生来就有如此强大的力量,第一是因为诅咒的关系造成胚胎的吸收能力非常强,第二就是35岁的德拉科19岁的时候穿越时吸收了时间的力量,才导致他生来就拥有如此逆天的力量。


斯考皮花了三年的时间修改历史,却总是差强人意,所以迫不得已才让自己消失,以灵魂的形式寄生在镜子里,从旁看着自己心里念着的人们走完他们的一生。




谢谢大家这段时间以来的支持,我文笔一般还总写错别字又眼瞎没看见,但我心里又好故事跟大家分享,今后也会一直努力下去。


之前跟大家说过会开一个童话梗,新文falling in Gemini会有穿越童话故事的梗,更新可能会慢一些,多谢支持,保证不留坑。


话说我已经准备好收刀片了,放马过来吧!

神风自杀飞机,珍珠港,本亨的蜜汁美颜,被本亨饭制迷得不能行的一个迷妹


迷妹要爆炸!!


灵魂在歌声里升华